您的位置: 主页 > 党的生活 > 文章

探索“黨建扶貧農庄”樣本

时间:2018-12-06 13:55   来源: 未知    作者:枣庄日报2
探索“黨建扶貧農庄”樣本

天柱縣藍田鎮東風村坐落於清水江畔,遠遠眺望,白牆青瓦的民居錯落有致,門前田壩上產業成群。誰會想到,三年前還是一個“空殼村”“貧困村”。

書記帶頭干,黨員帶著干,黨群一起干。東風村目前擁有規模以上農業專業合作社6家,小型、微型種植養殖合作社20多家,興辦農業產業30個,年產值達7500萬元,年人均純收入由2014年不足2000元增至目前的8600元,高於全縣農民純收入平均水平。

是什麼讓這片貧瘠的土地瞬間煥發生機?日前,筆者來到東風村探尋脫貧致富的“密碼”。

書記帶頭干 “空殼村”變成“示范村”

走進東風村百香果園,果香四溢,游客在園內品果、採摘,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。

“張美椿絕對是辦實事的書記!沒有他硬著頭皮辦起的第一家農業合作社,就沒有現在的產業群,更沒有今天的新變化!”12月2日,正在果園採果的村民楊清軍告訴筆者。

東風村2014年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,全村235戶未脫貧。

如何帶領群眾致富?怎樣才能讓貧困戶脫貧?2014年,東風村黨總支書記張美椿上任后,查找差距,分析原因,研究對策,決定走產業發展之路。

當年5月,他多方籌資組織黨員和群眾代表53人遠赴廣西、重慶和省內凱裡、施秉等地鄉村考察取經。回來后,東風村“兩委”確立了“黨建引領、產業支撐、以點帶面、整體推進”的產業發展計劃。

然而,張美椿在著手成立種植養殖農業專業合作社時,讓他沒想到出去53人考察,決定發展產業僅有7人。

張美椿偷偷拿了妻子用來給兒子結婚和父親治病的5萬元,又瞞著妻子到銀行貸了5萬元,第一個入股合作社。

看到張美椿的決心后,陸續有4名黨員和2名村民也交了股金。當年他們股東7人種植300畝中藥材頭花蓼、黃精和羅漢果,收益40萬元。

村民見著了實惠,看到了盼頭,有的現金入股,有的土地入股。

第一個合作社日益壯大,張美椿又著手創建支部牽頭、每位黨員股東必須通過產業幫扶帶動2戶以上的貧困戶加入產業發展、農家樂經營等脫貧致富,探索“黨建扶貧農庄+貧困戶”利益聯結扶貧新模式,建立“黨建扶貧農庄”。

“黨建扶貧農庄”的創建聚集了人氣,凝聚了人心,形成了“頭雁效應”,引起了村級農業專業合作社和產業的N次方速增。部分村民開始另立門戶,效仿張美椿先后興辦起精品水果種植、林嘎子土雞養殖等5家龍頭合作社,社員超過200人。一些小戶則與各類小型、微型種植場和養殖場抱團發展,社員達1200人。

今年,東風村先后入選全縣黨建示范村、全縣新農村示范村,村黨支部被縣委授予“全縣脫貧攻堅先進黨組織”,村黨總支書記張美椿被省委授予“全省脫貧攻堅優秀黨組織書記”。

東風村探索“黨建扶貧農庄+”利益聯結扶貧模式的成功經驗不僅在全縣推廣,更引來了湖南、廣西和省內各縣市參觀團前來學習取經。

黨員帶著干 “欠債佬”變成“新儲戶”

近年來,東風村充分發揮黨員先鋒模范作用,組成產業發展先鋒隊,率先發展產業10余個,帶動貧困戶發展產業。

村民楊清軍是村裡的老黨員,從一位種植戶,從一株百香果,到利用種植基地,帶著近20戶貧困家庭走上了脫貧之路。

“我以土地入股合作社,不但每年有分紅,而且在果園裡打工一天又有六七十塊錢收入。”吳清香老人喜滋滋地說。

吳清香今年60多歲了,是村裡的貧困戶之一。她告訴筆者,多年前為丈夫辦理喪事欠下一萬多元債務,后來自己因病又貸了2000元,第三次生病住院再去貸款時,銀行都不肯貸了。

最近兩年,她不僅還清債務,而且開始有了存款。

楊克榜是東風村“兩委”的干部,一邊引進豪豬發展特種訓養業,一邊帶著楊政輝等10位村民種植精品水果。

2014年,楊政輝因左腳嚴重受傷截肢,落下了三等殘疾。幾個月的住院治療,讓他欠下5萬多元外債,當年被村裡定為貧困戶。 2016年初,楊克榜幫他協調成立種植專業合作社,通過“黨建扶貧農庄+合作社”模式,規模化種植提子和草莓。

今年提子喜獲豐收,全年純收入15萬多元。合作社的其他10多名社員,也人均創收1.5萬元,同時還讓30余名貧困戶從勞務中得到不低於6000元的工資收入。

像楊清軍和楊克榜一樣,東風村的75名黨員,紛紛帶頭興辦黨建專業合作社,組建“十戶一體”,將貧困戶“捆綁”到產業鏈上。

如今,在“黨建扶貧農庄+”模式下,興辦各類產業30多個,帶動東風村從事小種植、小養殖產業的農民超過1000人,並長期解決當地勞動力800多人固定就業。

黨群一起干 苦日子變成新生活

從去年開始,東風村抓住農村“三變”改革,將村民流轉的2000余畝土地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入股到合作社,讓村民成為股東。

12月5日清晨,筆者來到東風村時,正趕上一群民工將剛採摘的百香果按大小分揀入筐。這群人中,大部分是留守婦女,9月份以來,她們每天都到果園裡採摘果子,人均月工資在2000元以上。

今年36歲的吳樹花,長期在百香果、黃精、白及種植基地務工,每天工資60—80元,2017年務工收入5000元,2018年務工已收入8000元。

據楊清軍介紹,這項產業是由村“黨建扶貧農庄”組織實施的,種植百香果600畝,利益聯結貧困戶30戶143人,採取訂單方式種植,實行線上線下同步銷售,畝產1000公斤,以市場價24元/公斤計算,果園毛收入可達1440萬元。

楊政榮之前一直在天柱縣城從事酒店經營,看到家鄉大力發展產業,他找到張美椿,申請到20萬元股份,投資到天柱縣東風種植專業合作社。

“合作社主要種植中藥材和精品水果,按照入股比例分紅,我2016年分紅1萬元,2017年分紅5萬元。”楊政榮說。

目前,東風村規模化種植黃精白及300余畝,四季果園200畝,提子150畝,牧草500畝,百香果600畝,食用菌10萬棒。規模化養殖荷花魚100畝,種草養牛1000頭,林下養雞4萬隻。僅2018年就流轉土地2000余畝,收益100萬多元,村集體經濟收入10萬多元。

脫貧富裕后,東風村的農民開始組建群眾文化隊,農忙時他們是農民,農閑時變成演員,自編自導節目到村寨廣場跳舞、唱歌、講相聲,享受著現代幸福農村的新生活。

推荐内容